第 527 章(1 / 7)

白姜并不知道钟敬炀内心在想什么,她刚想说话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。

拿出手机一看,是“白姜”的玩伴。

“我接一个电话。”白姜对钟敬炀说。

电话接通,玩伴激动地说:“王大强出事了,好像是跟人喝酒打架,伤势特别重,我妈说头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像戴了一顶帽子,看来是伤到了头,而且可能治不好了,昨晚半夜王家人把他接了回来。小姜,我妈说你在跟王大强相亲,这不是真的吧?现在可不能跟他相亲,我妈说她指不定哪天就走了,那个脸色简直没有活人气,惨白惨白的,还发青呢!”

白姜谢过她:“我当然不同意跟他相亲,可是我家里人一直在逼我,我爸和我哥甚至都到A市找我了,硬是要把我带回老家,听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,看来是王大强真的活不长了,王家那边也许还想要继续促成我和王大强的婚事,大概许出了很多好处。”

玩伴这电话那头大呼小叫:“你爸妈不会是疯了吧!王家再有钱那也只是跟村里其他人比,你随便在A市里找一个都比他强,再说了王大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酗酒打架,三天两头进派出所,不然也不会一把年纪了还没结婚,你可是上过大学的,现在的工作也很好,他才上了小学五年级就辍学,还没工作每天就是啃老,哪里配得上你!”

又庆幸白姜这一回没做妈宝女,有自己的主见:“你放心吧,村子里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跟我妈打听然后我告诉你,你最近千万不要回来。”

电话挂断,钟敬炀也听出了一些:“你的境况比我危险得多,竟然还被两面夹击。你要小心一点,如果王大强真的死了,你可能会有麻烦。”

白姜摸了摸眼睛,一个小时前她看过镜子,两只眼睛里的两朵红色桃花印记少了一朵,这让她更加确信梦中男鬼那一关已经渡过了。

看来剩下的那朵桃花属于王大强?

她看向钟敬炀的眼睛:“你的眼睛里果然也有红色桃花。不过我跟谷馨姐见过一面,她眼睛里并没有这东西。”

钟敬炀自然也发现了自己眼睛的异常:“昨晚才出现的,应该跟进度有关系,昨天甜橙来找我,进度飞跃。”

白姜点头,她跟谷馨姐见面的时候,自己身上也还没出现桃花红纹,谷馨姐只是前一晚听到了广播告白而已,鬼桃花还没有真正烙印到谷馨姐身上。

钟敬炀又问起谷馨的情况,白姜将谷馨几人的电话号码给他:“我有跟她电话联系,她昨晚也遇到危险了,不过问题不大。”

最麻烦的是,祝重水跟牛运恒联系不上,这已经是进入副本的第三天了,就怕他们已经凶多吉少——这次副本其实难度不算很大,但温水煮青蛙般地将人引入绝境,那水还带着剧毒。

“我估计玩家间的进度不同。”钟敬炀说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糟糕。

他说起自己昨晚的经历。

明明他已经将手机和手机卡全部抛弃,但昨晚甜橙还是找上了他的新手

机和家门。

不过好消息是,在他没有点击通过验证之前,甜橙无法成为他的好友,也无法给他拨打电话。

即使来到他家门前,得不到他的允许,也只能徒劳地敲了一晚上的门。

而同一时间里,白姜已经最后一次被拖入梦境,与梦中男鬼走到了现实相约这一步——虽然他跟甜橙比白姜更早一天在现实中“见面,但甜橙暂时并没有要他命的意思,事实上昨夜送甜橙到酒店楼下时,他还担心无法甩脱,结果很顺利地离开了。

白姜与男鬼约定见面的今天,男鬼所在的送殡车直接就要来索命,与钟敬炀这边的进度相比快了两倍不止。

听了钟敬炀的话白姜若有所思,说起了谷馨的遭遇。

谷馨那边更顺利一些。

她是周日才去到农家乐的,当晚就收到了广播告白,周一白姜找了过去促使她恢复记忆。直到昨天晚上,夜里谷馨听见门被敲响,门缝里塞进来一封信。

那是一封告白和道歉信,写得文采斐然,字迹也苍劲有力,看着就是练过的。字如其人,没有见到人,就先对信的主人有了几分好印象。让人看着这些字时不由得想:字的主人肯定是受过很好教育、有着良好素养的人。

如果谷馨没有恢复记忆,自然不会计较对方白天在树下阴影里乍然出声吓到她那件事,毕竟人家见她被吓到后立刻就走了。

可恢复记忆后,她哪里不知道那是鬼?只有鬼才会这么藏头遮脸,不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阳光下。

虽然有的灵异副本,鬼也能在白天行走在外,看着跟正常人没有区别。

但每个副本的设定不同,这个副本的鬼明显受到了更多的约束。

谷馨不可能爱上那个鬼,

于是信里末尾让她到农家院后院的池边小亭一起看月亮的邀约,谷馨视而不见,还将信烧掉了。

安生到天亮。

“也可能是遇到的鬼的能力不同。”白姜说。

她遇见的鬼,大白天都能创造天黑环境拉她入梦。

“而且他今天出殡,我想这也是它这么着急对付我的原因。”

男鬼就想着趁着出殡将她一起带走。

最新小说: 婚非得已 相爱相杀如你愿 真的,我来自灵渊 都市无双战神 军少追着龙凤胎宝妈要名份 华娱:我不能是曹贼 酷酷的滕 我可能修的是假仙 七十年代之京城少爷爱上我 孤独源于未透人性